首页 >> 解读回应 >> 政策解读 >> 部门 >> 文章内容

《黔西南州医疗卫生领域州县(市、区)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实施方案》 解读

点击:  【字体:  【打印内容】

  在中央与省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总体框架下,结合我州实际,稳妥推进我州医疗卫生领域州、县(市、区)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逐步形成权责清晰、依法规范、运转高效的医疗卫生领域州、县(市、区)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模式,建立医疗卫生领域可持续的投入保障长效机制,提高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供给效率和水平。 

     主要内容: 
    根据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总体要求,分别划分公共卫生、医疗保障、计划生育、能力建设等四个方面的州、县(市、区)两级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 
    (一)公共卫生方面 
    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主要包括健康教育、预防接种、重点人群健康管理等原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内容,以及从原重大公共卫生服务和计划生育项目中划入的妇幼卫生、老年健康服务、医养结合、卫生应急、孕前检查等内容。其中,原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内容、资金、使用主体等保持相对独立和稳定,按照相应的服务规范组织实施;新划入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项目由省级统筹安排,资金不限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使用。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内容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公共卫生服务需要和财政承受能力等因素适时调整。 
    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明确为省州县(市、区)共同财政事权,执行中央制定国家人均基础标准,所需资金由中央省州县(市、区)按8∶1.3∶0.28∶0.42比例分担。 
    (二)医疗保障方面 
    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补助。明确为省州县(市、区)共同财政事权,执行中央制定国家人均基础标准,所需资金由中央省州县(市、区)按8∶1.7∶0.12∶0.18比例分担。 
    医疗救助。主要包括城乡医疗救助和疾病应急救助。明确为省州县(市、区)共同财政事权,县(市、区)结合实际制定补助标准。州级根据省规定要求确定对下补助,县(市、区)根据上级补助及实际落实支出责任。 
    (三)计划生育方面     
农村部分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明确为省州县(市、区)共同财政事权,在中央制定的国家基础标准上适度提高省级标准,我州执行省级标准。国家基础标准部分由中央省州县(市、区)按8∶1∶0.5∶0.5分担,提标部分由省州县(市、区)按5∶2.5∶2.5比例分担。 
    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独生子女伤残和死亡)。明确为省级财政事权,执行中央制定的国家基础标准,同时适度提高独生子女死亡家庭特别扶助省级标准,我州执行省级标准。国家基础标准部分由中央省按8∶2比例分担,提标部分由省级财政全额负担。 
    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并发症补助)。明确为省级财政事权,执行中央制定的国家基础标准,由中央省按8∶2比例分担。 
计划生育家庭救助制度(计生特殊家庭一次性抚慰金)。明确为省级财政事权,省级制定补助标准,我州执行省级标准。根据不同情况,按规定给予独生子女伤残等级四级以上或死亡的夫妇双方一次性抚慰金,所需资金由省级财政全额负担。 
    计划生育家庭奖励制度(计生节育奖励)。明确为省州县(市、区)共同财政事权,省级制定补助标准,我州执行省级标准。对按规定落实计划生育长效避孕节育措施的农村独生子女夫妇和计生二女户夫妇给予奖励。所需资金由省州县(市、区)按4∶3∶3比例分担。 
     计划生育家庭保障制度。明确为省州县(市、区)共同财政事权,省级制定补助标准,我州执行省级标准。按规定落实计划生育长效避孕节育措施,农村独生子女家庭和计生二女户家庭夫妇双方及子女参加城乡养老保险,缴费补贴提高的40元/人·年,所需资金由省州县(市、区)按1∶1∶8比例分担;基础养老金补贴提高的65元/人·年,所需资金由省州县(市、区)按4∶3∶3比例分担。城镇纳入最低生活保障的独生子女家庭,夫妻双方年满60周岁,领取的奖励扶助金,所需资金由省州县(市、区)按4∶3∶3比例分担。 
    (四)能力建设方面 
    医疗卫生机构改革和发展建设。对医疗卫生机构改革和发展建设的补助,按照隶属关系分别明确为州级财政事权或县(市、区)财政事权,由同级财政承担支出责任。符合区域卫生规划的州级所属医疗卫生机构改革和发展建设明确为州级财政事权,由州级财政承担支出责任;州级所属医疗卫生机构承担县(市、区)政府委托的公共卫生、紧急救治、援外、支农等任务的,由县(市、区)财政给予合理补助。符合区域卫生规划的县级所属医疗卫生机构改革和发展建设明确为县(市、区)财政事权,由县(市、区)财政承担支出责任;县所属医疗卫生机构承担州级财政事权任务的,由州级财政给予合理补助。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期间,州级财政对县(市、区)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提升困难县(市、区)服务能力等按省规定要求给予补助。 
卫生健康能力提升。主要包括卫生健康人才队伍建设、重点学科发展等。根据规划统一组织实施的卫生健康人才队伍建设、重点学科发展等项目明确为省以下共同财政事权,由省州县(市、区)财政共同承担支出责任,州级统筹州级资金按照省的规定要求确定对县(市、区)补助,县(市、区)根据上级补助及实际落实支出责任。州级或县(市、区)自主实施的能力提升项目明确为州级或县(市、区)财政事权,由同级财政承担支出责任。 
    卫生健康管理事务。主要包括战略规划、综合监管、宣传引导、健康促进、基本药物和短缺药品监测、重大健康危害因素和重大疾病监测、妇幼卫生监测等,按照承担职责的相关职能部门隶属关系分别明确为州财政事权与县(市、区)财政事权,由同级财政承担支出责任。 
    医疗保障能力建设。主要包括战略规划、宣传引导、综合监管、经办服务能力提升、信息化建设、人才队伍建设等,按照承担职责的相关职能部门及其所属机构隶属关系分别明确为州级财政事权或县(市、区)财政事权,由同级财政承担支出责任。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期间,州级统筹州级资金按照省的规定要求确定对县(市、区)补助。 
中医药事业传承与发展。主要包括中医药临床优势培育、中医药传承与创新、中医药传统知识保护与挖掘、中医药“治未病”技术规范与推广等,明确为省州县(市、区)共同财政事权,州级统筹州级资金按照省的规定要求确定对县(市、区)补助,县(市、区)根据上级补助及实际落实支出责任。 
    按照国办发〔2018〕67号文件规定,全国性或跨区域的重大传染病防控等重大公共卫生服务,主要包括纳入国家免疫规划的常规免疫及国家确定的群体性预防接种和重点人群应急接种所需疫苗和注射器购置,艾滋病、结核病、血吸虫病、包虫病防控,精神心理疾病综合管理,重大慢性病防控管理模式和适宜技术探索等内容,上划为中央财政事权,由中央财政承担支出责任。 
    医疗卫生领域其他未列事项,按照改革的总体要求和事项特点具体确定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州级基本建设支出按有关规定执行。军队、国有和集体企事业单位等举办的医疗卫生机构按照现行体制和相关领域改革要求落实经费保障责任。 
    明确为州级财政事权且确需委托县(市、区)行使的事项,受委托县(市、区)在委托范围内,以委托单位名义行使职权,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并接受委托单位监督。明确为省州县(市、区)共同财政事权的事项中,中央制定国家基础标准或州级按照省规定要求已适当提高标准的事项,县(市、区)政府应严格遵照执行。对于医疗救助、卫生健康人才队伍建设、重点学科发展等不易或暂不具备条件统一制定全省标准的事项,州级根据中央、省政策提出原则要求并设立绩效目标,县(市、区)据此自主制定本地区标准。县(市、区)政府制定出台本地区标准要充分考虑区域间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公平性、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财政承受能力,坚持量力而行、尽力而为的原则,确保政策可持续。县(市、区)标准高于国家基础标准和省级、州级标准的,需事先按程序报上级备案后执行;县(市、区)政府出台涉及重大政策调整等事项的,需事先按程序报上级有关部门备案后执行。 
    按照保持现有州、县(市、区)各级财力格局总体稳定的原则,上述改革涉及的州与县(市、区)支出基数划转,按预算管理有关规定办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文件原文